我省探索科学戒毒新方向取得突出成效

日期:2019-09-16 10:32:57作者:访问次数:

“从泥巴路到高速,从茅草房到现代标准大楼,从自行车到统一标识的警车,从老所区到新所区……”“以前戒毒就是‘干戒’,哪里想过现在这么科技、智慧?”采访中,司法行政戒毒系统民警述说着那些改变的故事时感慨万千。

从教育、感化、挽救的劳教工作方针到如今正在推行的全国统一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基本模式,从劳动教养到运用科技、运动、心理、智慧戒毒,云南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在传承中得到创新发展。

今年6月,戒毒论坛在昆明举办。司法部戒毒管理局负责人介绍,这是司法部首次举办的国际性戒毒论坛,之所以选择在云南举行,除了云南是禁毒斗争的最前沿外,还因为云南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取得了突出成效,对攻克戒毒这一世界性难题提供了智慧和经验。

新时代,面对“运动戒毒”“智慧戒毒”新课题,我省司法行政戒毒机关坚持以人为本工作理念,以科学戒毒为发展方向,把科技手段引入戒毒领域,保障戒毒人员的合法权益,为戒毒工作交上了一份满意“答卷”。

摸索出行之有效的管理教育措施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由于特殊的地理区位,云南涉毒、吸毒人员逐年递增,毒品问题给社会和谐稳定、人民安居乐业带来严重威胁。据此,省第一劳动教养管理所率先在全省承担了收容、教育、挽救涉毒劳教人员的任务。其他劳动教养管理场所也陆续收容这一特殊群体。

面对这一新的工作、新的群体,民警在做好普遍教育管理的前提下,有针对性地教育、挽救涉毒劳教人员,使他们中的一大批人转化为“新人”。

1960年出生的李锐华,17岁来到当时的省第一劳动教养管理所(大板桥园艺农场)工作。1982年,作为工人的他参加干部选拔考试成为一名劳教人民警察。从一线带班警察到中队长、大队教导员,再到办公室主任、工会主席,明年,他将迎来退休。

在李锐华看来,通过不断的探索,我省戒毒的方式是越来越科学了,由原来较为简单的管理教育方式,变成了如今的习艺劳动、心理干预、康复训练、医疗戒治等有机结合、成效明显的戒治方式。

李锐华回忆,上世纪90年代,我们遵循的是“教育、感化、挽救”工作方针,按照“三像”(对待劳教人员要像父母对待子女、老师对待学生、医生对待病人)的要求,将劳动教养管理所创办成了特殊劳动教养学校。到21世纪初,针对吸毒劳教人员增多带来的新情况、新特点,劳动教养管理场所不断探索教育挽救的新途径,在开展常规教育的基础上,突出抓好个别教育、政策讲解,注重职业教育和辅助性教育。

“在推行规范化、制度化的同时,为弥补财政经费保障不足,积极开展自种自养,以调剂和改善劳教人员伙食,让劳教人员吃饱、吃热、吃熟、吃卫生、吃够标准。”李锐华介绍。

据了解,自强制隔离戒毒执行职能移交的2010-2014年间,劳动教养管理场所不断探索、实践,摸索出了一些行之有效的管理教育措施:一方面堵截毒源,不让毒品流入所内;另一方面,开展心理矫治,以消除戒毒人员毒瘾的心理依赖;同时,针对戒断期的综合症状,采取适度劳动、调整饮食、康复训练、医疗戒治等措施,消除抗改性,并进行法律法规、前途教育和社会跟踪调查反馈。

称呼变了管理理念变了

“从劳教人民警察到戒毒人民警察,称呼变了,职责变了,管理理念都在变,往更专业、更科学的方向变。”李锐华说。

现任省第一强戒所三大队大队长聂天柱1991年参加工作,已入警20多年。他告诉记者,以前的管理较为简单,现在的方式更多、更专业,戒毒工作更扎实,更强调科学、文明、依法、严格管理,更体现人文关怀,强调个别教育、运动戒毒、科学戒毒、智慧戒毒。

自2010年全面承担强制隔离戒毒职能以来,我省逐步开始了规范化、专业化、科学化的戒治之路。

在省第五强戒所康复训练中心负责人和双江看来,现在针对戒毒人员有了更加科学的“运动处方”,康复操、动感单车、抗阻训练等都是在云南大学体育学院教师的专业指导下开展。

“以前哪里知道什么是‘扫码枪’,都是靠警察去记录,现在‘扫码枪’一扫二维码,戒毒人员信息就一目了然了。”和双江感受到了这些新变化:现在的戒毒场所,到处都是科技元素。

现任省第一强戒所六大队副大队长的高伟于2006年参加工作,他经历了从劳教管理到戒毒管理的新变化,也见证了这些年来场所内戒毒方式方法和理念的新变化。

高伟说,以前戒毒就是“干戒”,不靠任何药物,直接让吸毒人员自行脱离毒品,在这种情况下,戒断反应较为严重。2014年,场所内开始积极探索科学的戒治方法,针对不同的戒断反应进行相应治疗,缓解脱毒反应。现在,戒毒则更加全面、科学,教育、矫治、咨询、康复、心理、运动“处方”等丰富且效果明显。

“和以前相比,真是变化太大了。我们只有通过不断学习、研究才能适应新时代的戒毒工作。”高伟说。

在聂天柱的印象里,刚参加工作那时,主要以标语、广播、喇叭、黑板报等“单向灌输”方式,将抽象的法律条文和条款逐字逐句地念给劳教人员听。今天,新时代下的强戒场所建立起了专业化的禁毒防艾法治教育基地及科学化的心理矫治中心和标准化的康复训练中心,通过全方位、立体化、多形式开展禁毒戒毒工作。

 

2018年5月,司法部部署建立全国统一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基本模式,以分期分区和流转为基础,突出戒治流程规范运行;以专业中心为支撑,实现专业化戒毒;以科学戒治为核心,实现科学精准戒毒;以衔接帮扶为延伸,实现戒毒康复指导社会化。

我省结合本地工作实际,以教育戒治优势项目为指导,积极探索应用戒毒新技术新方法,心理学、教育学、医学、运动学的科学理念和正念、内观、VR、经颅磁等先进技术被广泛应用,在帮助戒毒人员恢复身心健康、增强戒毒信心、掌握拒毒方法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戒毒人员教育戒治质量不断提高。

近10年来,云南司法行政戒毒工作亮点纷呈,特色鲜明。全面推进戒毒系统规范化精细化管理试点,“电子商务平台”不断健全,戒毒医疗服务合作不断深化,“四个戒治处方”独具特色;场所焕然一新、生机勃发,保障能力不断加强;积极向社会延伸,坚持“戒毒所、公安机关、社区机构”多方联动工作机制;智慧场所建设有序推进,科技提升警力,打造“智慧戒毒”,向智能化、信息化要警力,推动警务执勤模式有效改革。

通过积极探索专业化、科学化、社会化戒治方法,从“三期六化”“3+1”“361”“391”到全面推行全国统一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基本模式,我省司法行政戒毒工作不断发展,取得新成就。

目前,我省司法行政戒毒场所已累计收治吸毒人员23万余人,最大限度减少社会层面的吸毒人员,净化了社会治安环境,为法治云南、平安云南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

“智慧戒毒”新作为

虚拟现实(VR)技术、混合现实(MR)技术、虚拟与现实结合的毒品考验室、生物反馈治疗室……在如今的一些强制隔离戒毒场所,科技元素无处不在,戒治效果也愈发明显。

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是全国19个省31个戒毒场所试点开展“智慧戒毒”场所建设的试点之一。张安民是省女所信息技术科副科长。

在张安民看来,以前,老所区信息化建设不足200万,现在是2000多万元的投入;以前老所区核心机房只有15平方米,还故障频发,现在采用最先进的模块化机房,面积也扩大到71平方米;以前网络以兆计量,现在则是千兆;从前整个所只有300余个摄像头,现在是1100多个;以前主要靠人盯死守,现在监控已经全覆盖,人与系统交互……现在场所的安全系数更高,安全防范深度更广。

在省第一强戒所,有虚拟与现实结合的毒品考验室、混合现实拒毒训练系统和多台VR设备,在心理矫治中心还有团体活动室、生物反馈治疗室、心理测量室、沙盘治疗室、音乐放松治疗室等,通过心理治疗技术与科技的结合,促进戒毒人员心理毒瘾的戒断,改善其心理水平,引导其人格成长,让戒毒人员以更健康的心理回归社会。

“真实。”戒毒人员李某这样形容体验感受。一旁,戒毒警察记录着李某的相关信息,准备下一步有针对性地对李某进行心理辅导。

省第一强戒所教育矫治科科长章凌清介绍,混合现实拒毒训练系统利用混合现实(MR)技术,将虚拟物体(毒品、吸毒工具、吸毒同伴)置于真实世界(KTV包房)中,构建了一个高仿真的吸毒场景,采用厌恶疗法和脱敏疗法的原理,使戒毒人员对毒品产生厌恶,降低对毒品的依赖和渴求度。虚拟现实毒瘾评估与康复训练系统则利用虚拟现实(VR)技术还原真实的吸毒场景,刺激诱发戒毒人员的心理渴求,系统再结合戒毒人员相关生理指标,对其毒品渴求程度进行科学评估和预测。

“和过去相比,真的是变化太大了。”省第一强戒所信息技术科的李航告诉记者,2012年,他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基本上所有材料都是纸质版的,后来,就变成了无纸化办公,OA系统得以推广,再后来,所里建成视频会议系统,以前基层的干警根本没有机会听局、厅甚至部委的指示要求,现在都可以了。以前监控只能覆盖围墙、操场、走廊,随着智慧场所的推进,技防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智能化监控已基本实现全覆盖。

2016年,李航所在的省第一强戒所新所区搬迁后,智能化系统进一步升级,这里建成了当时省内一流的全套指挥系统,做到了“移动布控”。今年,省第一强戒所正以“一切业务数据化、一切数据业务化”为要求,开启“智慧戒毒”新征程。

目前,司法部在全国19个省31个戒毒场所试点开展“智慧戒毒”场所建设,综合运用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科学技术手段,总结和发现戒毒工作客观规律,验证和完善戒毒技术方法,成效显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作为第一批试点单位已通过验收。

据了解,在“智慧戒毒”方面,我省强制隔离戒毒场所购置了先进的专业设施设备,建成了智慧教育、精品课堂、远程探访等专网,虚拟现实毒瘾评估矫治、经颅磁治疗等戒毒新技术得到推广应用。在“运动戒毒”方面,我省强制隔离戒毒所共有室内外运动场地6万余平方米,有专业训练设备700余台套,训练项目达93项,邀请专家团队现场教学指导,今年上半年,参加运动戒毒人员达2.6万余人,“我运动、我健康、我快乐”的戒毒理念成为戒毒人员的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