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云南,关注云南依法治省工作,参与法治云南建设,尊法守法,学法用法,携手并进共建法治国家、法治社会。关注云南依法治省工作,参与法治云南建设,尊法守法,学法用法,携手并进共建法治国家、法治社会。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图片

“阿黑哥”毕跃忠:爱较劲的彝乡神探

发布时间: 2021/10/18 22:26:20
来源: 法治日报

本报记者 王宇

《法制与新闻》见习记者陆敏

      经典影片《阿诗玛》让大众知晓了彝族撒尼人的故乡——云南省昆明市石林彝族自治县,当地人称女子为“阿诗玛”,把男子称作“阿黑哥”,一个是美丽的化身,一个是坚毅的代表。而在石林当地的众多“阿黑哥”心目中,最具“阿黑哥”气质的人莫过于有着彝乡“神探”之称的毕跃忠。

较劲一查寻线索绝不言弃

      要说现任石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毕跃忠有什么过人之处,那就是爱较劲。  

      两年前的一天,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划破了彝乡初冬凌晨的寂静,县公安局接到报警称某店价值50多万元的物品被盗——这在民风淳朴的当地,可谓一桩大案。县公安局当即成立专案组,各方骨干民警到现场勘查,但专案组主要负责人却坚持要求毕跃忠一定要参与其中。理由是此案中被盗店地处繁华地带,情报手段的运用是破案的关键,作为全省公安机关情报系统中的行家里手,毕跃忠参与进来有助于快速结案。

      然而,侦破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民警提取监控视频时发现,由于城市基础设施改造施工,只有距案发地几十米外路口的监控能用。100余名可疑人员、2000余辆车辆轨迹、2万余条通讯数据……没有目击证人,现场提取的脚印不能挖掘出太多有效信息,大家熬了个通宵收集到的这些有限线索根本无法确认嫌疑人身份,案情瞬间变得有些棘手了。

       距离案发已经一个月了,民警排查了那么多,却仍旧没有头绪。“没线索也不是你们的错,算了!”案件侦破迟迟没有进展,就连店老板都想放弃了。

“干警察,不破案,不抓凶手,不是白干吗?一定是遗漏了什么!”爱较劲的毕跃忠全身心地投入到案件侦破中,走访、排查、反复推断,直到获悉案发两个多星期前,附近的一餐馆也遭遇类似偷盗,但由于老板觉得损失不大,就没报案。

      相近的时间,相似的作案手法,在毕跃忠看来,这些都是破案的关键所在。果然,在毕跃忠的带领下,很快就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真相水落石出。

“这劲没白较!”毕跃忠坚持不懈、善于观察、好推理的“神探”作风赢得了同事们的赞许和群众的掌声。

较劲二智能破案提升效率

      初识毕跃忠的人都爱问他为什么这么爱较劲?而他则以“和时间赛跑”来作答。

刚参加工作时,毕跃忠被分配到派出所,很快他发现基层民警的工作方式费时费力、事倍功半。为改变以往“刀耕火种”式的侦破方式,2010年,石林县公安局开始筹备自己的情报中队,有想法、肯干事的毕跃忠成为主力的不二人选。但就县级公安机关而言,当时没有任何经验、模式可供参考,无论软、硬件都是一片空白,这对毕跃忠来说,无疑是一次巨大的自我挑战。

      为了“智能破案”的愿望,他和同事李永振分工合作,毕跃忠对信息战术比较敏感,李永振对软件应用有兴趣,从最基础的问题入手,天天跟自己较劲。他们拿着案件信息去看视频监控,时常因为讨论兴起而忙个通宵。为了方便,他俩在办公室一人备了一张沙发床,同事们都开玩笑说他们是公安局的“长明灯”。半年后,他俩真用电脑破了几个诈骗案和盗窃汽车案,速度比传统方法提高了一倍有余。“智能破案”从愿望变成了现实,全局的刑侦工作开始进入信息化时代,但这对毕跃忠来说还远远不够。

       2012年,毕跃忠带领情报中队民警,侦破了涉案金额180多万元的“假英镑”系列诈骗案,该案件入围当年全国公安机关20大信息化精品案例之一,从此石林的情报工作一炮打响,走在了全市、全省前列。

      毕跃忠与同事自主研发的情报系统及部分战法、案例在全市、全省、全国被推广应用。身为刑侦大队和合战中心的负责人,疫情防控期间,毕跃忠冲在最前、战在最前,每天分析数据5万余条,把“神探”明察秋毫的专业精神发挥到了极致……

      这些傲人的成绩背后却是毕跃忠带领同事加班加点赶出来的,面对亲友劝他注意身体别那么较劲时,他说:“案子有大有小,但每个案子都有受害人,每个受害人背后都关系着一个家庭,我们多做一点,也许就能帮一个家庭走出困境。”

较劲三解决机制留住人才

      2019年底,毕跃忠开始主持刑侦大队工作时,有几个业务骨干提出换岗去其他部门。他们的心情毕跃忠能理解,他和他们约定:“给我半年时间,半年内,我解决你们所有的后顾之忧,如果做不到我亲自写推荐信把你们介绍到其他部门。”那天起,毕跃忠和全队民警辅警一个一个谈心,了解他们最迫切的需要、工作中面临的最大困难。

      通过交谈,毕跃忠发现最大问题是来自工作和家庭双方面的压力大,让民警们的心理负担有点重。他制定部门管理办法,推行弹性勤务模式,整合大队内部资源、优化警务工作。机制运转起来,大家的气色好了,遇到工作上的难题也能互帮互助。谁家里有急事,大队领导带头顶上,队伍的凝聚力、团结力也上去了。几个月后,之前想转岗的几位同事再也没提这事。

      毕跃忠同样也面临着工作家庭难兼顾的问题,但他更愿意用和自己较劲的方式来化解。他孩子刚出生时身体不好,妻子带着孩子在昆明看病,为了不耽搁工作,毕跃忠每天下了班就驱车近100公里赶到昆明主城区照顾老婆孩子,早上8点前再赶回石林上班,同事们眼看着他半年内从62公斤瘦到49公斤,孩子病好了,他却查出甲亢住进了医院……

       “神探”“阿黑哥”“尖兵”……这些都是毕跃忠身上的“标签”,从内勤、社区民警、情报尖兵到刑侦负责人,一路走来,毕跃忠靠着勇往直前的拼劲、永不服输的韧劲、惩奸除恶的狠劲,守护着平安和谐的彝乡净土。面对赞誉,他总是说自己不是个聪明的人,只是一个认死理爱较劲的人,他相信正义终能战胜邪恶,办法总比困难多,能力不够就和自己较劲,破案难度大就和嫌疑人较劲。